为什么不让孩子从小知道人性的复杂和社会的阴暗面?

2022-01-09 02:15 来源: 换个角度谈教育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大人们总是不想让孩子看到人性的丑恶,并有意识地去美化,这是为什么呢?为什么不能提前告诉孩子们人性的本质以及社会的很多阴暗面,避免他们踩雷呢?

这个问题我时不时地会看到,有时也会被孩子问到。我想先讲一个小故事,然后再来回答这个问题。

有一个小男孩,人们不分老小都叫他龙哥,哪怕他那时只有10岁。如同他的名字一样,他虽然小小年纪但全身上下都充满着江湖气息,那是他照着自己的父母以及港片学来的。

龙哥三岁时就开始抽烟,而且教会他抽烟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亲妈。亲妈每天啥也不干,麻将馆就是她上班的地方,哪怕不吃饭也不能三缺一,她也是将爱好变成谋生职业的女人,龙哥从记事起就跟着亲妈在麻将馆出入。

他见惯了形形色色的人,见惯了那些赌徒们因为几个筹码大打出手,也见过警察叔叔带走亲妈和她的牌友,但他从来没觉得丢人,在他的认知里,一切都很正常。

龙哥最开心的事情莫过于亲妈赢了钱,每到这个时候,龙哥就可以有一笔“巨款”,亲妈赢多了可能会甩出二十块钱给他,这样他的午餐或者晚饭就可以由烧饼升级到一个加鸡蛋的大碗面,剩余的钱还可以去市中心的游戏厅打两三个小时的游戏。

龙哥是游戏厅里的常客,那些玩家们不论老小都喜欢龙哥,因为他就是整个游戏厅里的小跑腿,每个玩客都可以喊龙哥帮忙买烟或者零食、饮料什么的,当然,他们也不会让龙哥白跑腿,龙哥每次差不多都能收获一些找零的跑腿钱。游戏厅是龙哥最喜欢的地方,在那里,他能感受到在学校没有的快活。

学校对龙哥来说是一个充满挑战的地方,和游戏厅不同,龙哥在学校有一种无上的优越感,这种优越感显然不是来自于学习成绩,龙哥从二年级开始,经常性的不及格,到了四年级时,老师已经习惯了,每次当他考及格了老师反而倒不习惯了。龙哥对学习没什么兴趣,他最喜欢上课时恶作剧,趁老师在黑板上写字时拿个小剪刀剪前排女生的辫子,或者掏出下课时藏在兜里的石子朝某个他不喜欢的男生头上扔去,他喜欢听安静的课堂上突然因为他的恶作剧而发生的哄笑和骚动,只有在这个时候,老师的眼睛才会看向他,尽管是充满责备的眼神,但至少能看他一眼。

龙哥最钟意的时间是放学,每天的这个时候学校就是他王国,因为他在游戏厅认识的小混混,龙哥有了自己的小势力,他借势开始称霸校园,低年级的孩子自不必说,他的势力延伸到了高年级,甚至是其他中学,龙哥因此名声在外,一个四年级的孩子成了人见人怕的大哥,上课敢跟老师打架,下课跳起来亲高年级的女生……。

龙哥名声在外,他的亲妈也不是不知道,但亲妈忙着打麻将,也顾不得管他,龙哥饿了来找她,扔个十块八块的只要不影响她打麻将就好,有一次连输好几把,输得眼睛都红了,正在气头上,龙哥进来的不是时候,挨了亲妈一顿臭骂,但龙哥饿得实在不行,同学交的保护费也正好花完了,只好再找亲妈要,而此时她正好清一色卡五万,龙哥从小就跟亲妈学会打牌,他感觉机会来了,大声跟亲妈要钱,亲妈的牌气正紧,顾不得他,一摆手又是一顿臭骂,不但一分没给,还说龙哥冲了她的牌运,龙哥使出了杀手锏,大喝一声:叔叔、阿姨们注意了,我妈一条龙卡五万,你们千万别打!

亲妈脸都气绿了,上来劈头盖脸就要打他,他边跑边喊:我不怕你打我,反正也是从小打大的,我实在饿得不行了,你要不给我钱让我吃饭,我就站你边上给你放水,咱谁也别想舒服!

亲妈只好妥协,给了他十块钱。龙哥虽然得逞,拿着钱一个人游荡在街上突然之间饿意全无,他看见同学的父母领着同学一家三口正在买水果,一时间心里竟万分的难过。亲妈的朋友在烧烤店里看到了四处游荡的他,把他叫进饭店给他吃了饭,还给他喝了三瓶啤酒。只有四年级的龙哥心情很不好,三瓶酒下肚,竟有些醉意,浑身又燥热的厉害,像着了火一样,涨红脸的他从饭店出来又在街上四处游荡,此时的他害怕碰到同学,他们都是好孩子,不管学习好不好,至少没有人见了会躲,但是他不一样,同学们见了他都躲着走,他不止一次亲耳听见那些大人们跟自己的孩子说要离他远一点。

龙哥突然没有了去处,他不想回那个又小又冷清的家。漫无目的的他突然觉得人生是如此的无趣,别的同学每天有爸妈接送,只有他一个人来一个人回,因为要十块钱还要挨骂、动脑筋,他突然有些厌倦这样的生活。龙哥感觉胃里像着火一样的难受,他来到平日里最喜欢去的小商店,那里有一位对他态度特别好的阿姨,他喜欢那个阿姨。

一进门,他就看到了阿姨温暖的笑脸,龙哥瞬间感觉心里有说不出的委屈,这时酒劲儿也上来了,腿一软,他躺在了地上。

阿姨急忙过来往起拉他:孩子你怎么了?怎么满身酒气?是谁给你喝酒了吗?

龙哥嘴角露出一抹他这个年纪不该有的苦笑:是我妈的一个朋友请我吃的饭,给我喝了三瓶啤酒,阿姨我好像喝醉了,你别拉我,我热,想在地上躺一会儿。

阿姨:里面有小床,你可以上小床躺着,地上很凉,而且也脏。你妈这个朋友是个什么人呐,怎么能给这么小的孩子喝酒,真特么不着调!

这话可能戳到了龙哥心里的痛处,酒精催化了他小小的心里的苦水,龙哥虽然竭力克制,但依旧没能管住眼泪喷涌而出,他只好用手挡住眼泪,但情绪此时已崩溃:阿姨我命苦哇!你知道放学肚子很饿,我去找我妈要钱,她正输着钱,把我骂了一顿,一个子儿也没给我,可是阿姨我饿呀,为了要十块钱,我差点让她打一顿!

阿姨有些泪目了,一时间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这个孩子,只是弯腰扶起了龙哥,帮他拍掉沾在衣服上的灰尘。

龙哥突然之间感觉自己有些失态,他迅速抹干眼泪说:阿姨你别笑话我,我心里突然之间就很难过,没处说,你说我咋摊上这么个妈呀,她每天就泡在麻将馆,都不管我的学习,我回到家里就我自己,我只能往游戏厅跑,跟那些大人们混,但是其实我知道他们都不好,可是没办法,跟他们在一起没有人敢欺负我。

龙哥从三年级开始名声越来越坏,经常性地欺负同学,放学拦住同学要钱,不给就打,家长们找到学校,但是九年义务教育法使学校没办法开除他,校长和老师看见他就头疼。龙哥也知道学校拿他没法子,于是就更加放肆起来,终于有一天,他玩儿大发了,领着几个小弟,把学校院墙外面的荒草点着,结果火势太大,烧到了校园里面,校长跟教育局反映此事,说成啥也不要龙哥了,龙哥读到五年级上学期被学校开除,再也没有任何学校敢收留他,他辍学了。

没有学校可去的龙哥每天只能泡在游戏厅,他本来就个子不高,人又长得瘦小,看上去不过就是三年级的样子。玩儿到深夜困得实在不行,只能回家,但又打不起出租车,只好让两条细瘦的腿,扛着疲累的身体就着午夜与他一样孤单的路灯回家。

路灯将他的影子拉得细长细长,他踩着自己的影子看着旁边被冬风吹得瑟瑟发抖的树,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心里想着,如果兜里有钱,能打个出租车就好了。

正这样想着,耳边响起汽车的喇叭声,一辆警车停在了他的身边。警察叔叔的笑容绽开在他的眼前:小朋友,这么晚了咋不回家?是不找不到家了?

龙哥顿觉不用花钱的出租车来了,于是装出一副无辜的小学生样子回道:我好像迷路了,转了几圈也找不到家了。

他顺利坐上了警察叔叔的巡逻车回了家,但如此三四次之后,警察认住了他,不再搭理他。

龙哥就这样慢慢长大,他混迹于游戏厅和夜店,靠着帮别人打架出头挣点生活费,亲妈因为XD进去了,他也因为把别人打伤进去呆了两年。

如今的龙哥已经21岁,除了脸是干净的,只要身上有空地儿,都纹满了各种他也说不上寓意的图案,他认为这样有利于他行走江湖。

他的父母没有亲口告诉他人性的复杂,也没有告诉他社会的阴暗面,更疏于对他的教育,他从小一直生活在社会的阴暗面里,他接触的都是处于社会边缘的人,他被迫提前接触了这些本不该是他这个年龄段应该接触的人和事,他在还没有能力去甄别很多是非的时候就已经被迫被污染,龙哥只有在偶然之间,才会思考他行为的对错,在更多的时候,他被环境推向一个错误的方向。

如果我们作为家长,主动去在孩子很小的时候告诉他人性的复杂和社会的阴暗面,会破坏他原本对世界的向往,对他来说意味着一种摧残,不利于孩子健康成长。就好比一棵小树,它在幼小的时候是经不起大风大浪的,所以在他需要被保护的时候,不应该让他提前经受风浪,它并不具备面对风浪的能力,过早的让它经风经雨,只可能会使它夭折或长残。

今天的故事有点长,但却是一个真实的故事,这个故事也很完整的回答了文章开头的问题。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