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发声:霍尊没考虑复出 陈露最开始索要2000万

2021-12-25 08:17 来源: 红星新闻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红星新闻12月25日报道 据澎湃新闻报道,12月22日,霍尊前女友陈露涉嫌敲诈勒索被上海警方采取取保候审的刑事强制措施。此事立即引发网友热议,有网友认为,虽然陈露涉嫌敲诈勒索,但霍尊也不能因此被认定无过错,不能代表其无辜。

12月23日,霍尊的一位朋友张先生对话红星新闻记者,讲述了他所了解的霍尊和陈露之间有关索要“公关费”的谈判、报案、取证过程。张先生称,据他了解,霍尊准备刑事程序走完后对侮辱诽谤启动民事诉讼。至于霍尊是否会考虑谅解陈露,张先生表示,目前根本不具备谅解的客观条件。

陈露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当日,

霍尊收到警方通报,没考虑是否复出

红星新闻:你和霍尊是什么关系,如何得知陈露被警方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的?

张先生:我与霍尊相识于2018年,我们并未住在同一座城市,偶尔见面,但平时电话联系密切。此前,我也曾接触过陈露。今年12月22日晚,我打电话给霍尊时得知,霍尊收到警方通知,于当日携母亲等家人到上海市公安局徐汇分局接受警方通报。霍尊说,在一间会议室,几位民警告知他,9月18日正式立案后,经过调查,陈露于当日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并符合取保候审规定条件。

红星新闻:得知这个消息后霍尊什么反应?他之后还会采取其他的法律措施吗?

张先生:经过几个月等待后,突然获知此结果的霍尊心情复杂,他和陈露走到这一步是始料未及的。霍尊家人的态度,是相信法律的公正,不要再有舆论风暴。

霍尊目前未考虑是否出具谅解。半年多来,陈露一方从未表达过任何和解之意,且拒绝朋友的调解。目前,霍尊方已请了律师,准备在刑事诉讼完成后启动民事诉讼,证据已固定。霍尊也没有考虑是否复出,现在就是等结果。

红星新闻:目前霍尊和陈露还有联系吗?

张先生:关于陈露的具体状况和这几个月的动态,我并不清楚。霍尊与陈露之间已没有任何联系渠道,而对于共同朋友的询问,陈露也没回复,只在微博上不时晒出与闺蜜旅游吃饭的照片。

红星新闻:霍尊方面收到警方的通报有几次?

张先生:由于社会关注度高,自9月18日立案起,警方共向霍尊通报两次,这一次更加正式。

红星新闻:霍尊为什么会报案?

张先生:8月下旬,有若干网友都在不同地区向警方报案,最终上海警方汇总到霍尊居住的徐汇区,徐汇分局的民警直接找上霍尊家。经过与警方的交谈,考虑到当时网上评论对他未来的生活影响,霍尊与家人商量后,最终决定报案。

陈露最初索要2000万“公关费”

两人曾在霍尊工作室谈判

红星新闻:霍尊有什么证据证明陈露敲诈勒索?

张先生:警方调查期间,霍尊提供了工作室监控视频、手机记录等证据。为给案件定性,查清两人恋爱期间是否有欠款,警方调取了两人相识、交往以来的全部银行流水,包括霍尊的全部4张银行卡。

据我所知,陈露8月10日在微博发出的群聊记录为裁剪拼贴,她于5月份以此向霍尊索要“公关费”。警方调取了完整聊天记录,也查清了陈露拿到聊天记录的渠道。这中间有其他人的参与和指点,但责任认定尚不清楚。

红星新闻:引发陈露和霍尊之间的钱款纠纷是怎么回事?

张先生:陈露与霍尊恋情持续期实为7年零4个月。2020年9月,陈露单方面发消息给霍尊提出分手,并致电霍尊母亲,告知为彼此开始新生活,已将霍尊微信拉黑。霍尊从母亲处得知陈露已删除他后,两人再未联络。

今年5月13日,分手八个月的陈露突然联系霍尊,约他到一家茶楼。陈露拿出手中的微信群聊天记录,要求2000万元“公关费”,否则就曝光。此前,陈露与霍尊住在各自住所,未同居,两人逛街时偶遇一高档楼盘,霍尊说将来收入高了就买这个当婚房。

随后不久,霍尊把多年积蓄交了近七成首付为母亲在远郊购置了一套价值一千余万元的别墅,陈露对此表示不满。

之后,陈露在索要钱款过程中多次声称“你欠我的”。霍尊表示自己没有这么多钱后,两人拿出霍尊手机统计账上所有余额。余额实际为用于还贷款的定期700万出头,但在激动情况下两人都看错为900万,这也是这次商谈两人确定的霍尊付给陈露的数额。为签协议,此后的谈判改在了霍尊工作室,留下了全程监控,陈露本人也自行录了音。我也看过相关录音的速记稿。

霍尊工作室有监控设备

朋友称不是为谈判安装

红星新闻:此前网上有曝出据称是5月14日陈露带着闺蜜到霍尊工作室谈判的监控视频,为什么工作室会装监控,是为了那次谈判特别装的吗?

张先生:霍尊工作室的监控是很早以前就安好的,不是为谈判专门安装。工作室位于一座老楼,有一次楼里遭了小偷,公司便安装了摄像头。谈判视频是真实的。

▲网友曾发布今年5月怀疑是陈露和闺蜜到霍尊工作室谈判的视频

红星新闻:当时谈判的过程是什么样的?

张先生:双方5月13日一直来回谈判,霍尊公司的法律顾问曾按天计算大概需要给付多少钱可让陈露接受。一开始按每天1000元算,但陈露提出她每周打车来霍尊处,应加上交通补贴,遂以每日1100元计。如此加上“年终”补齐,又把7年零4个月的零头算作8年整,最终得出400万元的总额,陈露对计算过程表示认可,但又对最终算出的400万元总数不满意,坚持900万不变。

5月14日,陈露急催霍尊给钱,霍尊当晚被迫转给陈露首付58万。

红星新闻:那么霍尊和陈露最后一次见面是什么时间?

张先生:霍尊与陈露最后一次见面是在6月下旬。8月8日,陈露见霍尊未给付之后款项,发照片“宣布恋情”。之后陈露两次发文,霍尊两度回应,并宣布道歉和退圈。陈露第二次发文并贴出群聊记录的8月12日,霍尊担心对身边人造成伤害,要求陈露隐藏该微博,陈露要求霍尊立即打款300万元,霍尊表示身上没有那么多钱,且打款额度受银行限制,最终再次转给了陈露7万元,求得陈露隐藏所发博文。

红星新闻:发生事件后,霍尊为什么只是发文回应,宣布道歉和退圈,却没有在当时晒出其他的视频证据?

张先生:霍尊一直以来的态度都是息事宁人。霍尊此前的两封回应都是他自己写的,发声的意思也是力劝陈露私下解决。之后,霍尊也后悔当时没有晒出视频等证据反驳陈露。

红星新闻:网上流传8月20日下午陈露与霍尊的微信聊天记录视频,视频显示,陈露多次微信呼叫霍尊,有这样一段语音“我刚刚从警察局出来,我可以跟你聊一聊吗?”但霍尊未予回复。这个视频是真实的吗?之后双方有联系吗?

张先生:这个是真实的。当时警方正在调查取证,双方实际上已不便接触了,事实上自那时起双方也再无任何联系。

▲网上曾曝出陈露和霍尊最后一次联系的信息

红星新闻:霍尊现状如何?

张先生:霍尊目前租住在徐汇区一套两居室,简单装修后作为自己的工作室。这套房是霍尊母亲通过一位朋友介绍的,并非如陈露所说是她安排的,那套居所陈露也未去过。由于演艺事业停滞,且霍尊回母亲家次数越来越多,霍尊与家人商量想要退租,搬回母亲所住的远郊别墅长住,也方便照顾身体不好的母亲。

(文中张先生系化名)

[律师说法]

若以曝光隐私威逼索财,便涉嫌敲诈勒索

北京市地平线律师事务所律师胡永平在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曾经恋爱的男女双方分手时,一方以感情受到伤害、浪费了青春等为由,向另一方索要分手费,如果另一方是自愿给予,法律不会过问。如若一方以曝光其隐私或其他不利于对方的事实相威逼,就可能涉嫌敲诈勒索。

胡永平解释,敲诈勒索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对被害人使用实施恐吓、威胁或要挟的方法,非法占用被害人公私财物,从而构成犯罪。因此,二者的区别就是当事人是否采取威胁、恐吓等手段索要钱财。

北京市高朋律师事务所律师冯伟则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关键在于看涉嫌敲诈一方是否有“以将要实施某种积极的侵害行为手段威胁对方”的客观表现,双方是否处于明显不对等的地位。冯伟说,谈判中的优势地位不同于敲诈勒索。一方利用信息差、对方较弱的心理等因素形成的优势地位,在谈判协商中争取更多利益,本质上依然是正当的民事私权的行使方式。但是,倘若抓住对方的某些把柄或者制造某种迫使其交付财物的借口,以揭发隐私、披露某种秘密、揭发违法事实等相要挟,作为一种加害条件,就会演变为敲诈勒索。

新闻背景>>

陈露方几个月曾否认索要“分手费”,称是希望借此挽回关系

从今年8月,陈露在微博以“游梦岛陈露”的名义发文单方面官宣自己和霍尊的恋情开始,霍尊和陈露之间的纠葛就延续至今。陈露曾晒出聊天记录,发长文讲述自己多年恋情中对于霍尊的付出,控诉霍尊设局陷害自己,控诉霍尊的各种不当行为。之后,霍尊宣布道歉并退圈。而这对前男女朋友的纠葛,最终在12月23日性质发生了变化。上海市公安局徐汇分局表示,陈某因涉嫌敲诈勒索被取保候审。

红星新闻记者看到,陈露的微博更新停留在12月13日。此前发布控诉霍尊的微博已不可见。曾帮陈露发声的闺蜜王萌曾在12月23日中午发了“呵呵”两字,也没有任何其他回应。

此前的8月18日,陈露方曾在微博发文,否认主动索要分手费。陈露当时在文中写道,根据二人签订的协议,是霍尊方知道自己的群聊记录流出后,害怕被曝光影响名誉,才提出给300万,要求陈露到时候站出来维护霍尊形象进行危机公关。并且后面收到7万,是自己隐藏此前控诉霍尊的博文以后霍尊主动给的感谢费。在陈露当时的博文中,还表示自己是因为还想借此挽回关系,才故意开价900万,原本不是为了要钱。

(原标题:霍尊朋友发声:刑事程序后霍尊计划启动民事诉讼)

(责任编辑:胡梦瑶_NK5655)